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党委宣传部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枫叶染秋思念长

发布时间:2019-11-02   来源: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新闻中心学生团队    作者:潘晓琳   点击:

浅秋的思念是一缕清风,亦是一首清词小令,它浸染风霜,咀嚼时光,携一份眷恋,情深且绵长。

初三那年秋天,我搬着一个矮矮的圆形木凳坐在姥姥家的小院里,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,沐浴在暖暖的秋阳下,读到了让我记忆犹深的话:“奶奶讲的故事与众不同,她不是说地上死一个人,天上就少了一颗星,而是说,地上死一个人,天上就又多了一颗星。”在今年春天之后的日子里,每当我抬起头望着那黑幕般高远的天空时,总希望能够寻找到一颗星星在闪耀,因为我相信那是姥姥明亮的眼眸,凝视着我前行的路。

秋风将片片落叶送走,散落了一地的思念。我静坐在石凳上,眺望着斑驳的树冠,一米阳光透过稀疏的黄叶漏在湖面上,湖水微波荡漾,泛起层层涟漪,那耀眼的白光带我穿梭回有姥姥陪伴的那段美好时光。

姥姥是一位慈祥的老人,头发梳得认真,额前的碎发用卡子卡到头顶,干净而利落,没有一丝凌乱。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。微微下陷的眼窝里,一双深褐色的眼眸,无意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,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里,姥姥的身旁总会带有淡淡的皂香,让人感到安心,我喜欢姥姥笑起来的样子,弯弯的眼睛诉说着对我的爱,至今我仍然忘不了她那饱经风霜的脸庞。

每到秋天,家里便开始了顿顿熬制粘粥的日子,姥姥熬的粥能让人忘却秋日的凉,暖至心头。每天清晨起床后,映入眼帘姥姥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,她有条不紊的步伐在狭小的厨房中灵活自如,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每天都重复着,一做便是一辈子。和煦的阳光穿透玻璃洒落在粘粥上,沸腾着的粘粥"咕咕"得滚着金黄色的气泡,掀开锅盖,氤氲的水蒸气在空中缭绕,玉米的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,那正是我最爱的味道。

家里的孩子中,姥姥最疼爱的便是年纪最小的我。她见证了我从咿呀学语到口齿清晰、表达流利;她陪伴我走过了小学、中学的每一条道路;她同我经历了每一场瓢泼大雨亦或是鹅毛大雪;她教会我爱与善良,告诫我做人要坦坦荡荡。由于我学骑自行车较晚,总需要姥姥骑车来载,坐在自行车后座,望向她那佝偻的背,年复一年,那宽厚的背变得越来越弯曲,人也越来越瘦弱。

寒假时候,我回家探望,发现姥姥越发消瘦,脖颈上已有了深深的皱纹,头发早已花白,眼睛也失去了曾经的神采。她躺在床上,嘴里不时发出呻吟声,我红着眼眶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,却不知道那是今生我与她的最后一次相见。再次相见,已是在她的葬礼上,我来不及收拾行李,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,一路上我异常平静,在看到她黑白相片的那刻,心底的支柱一根根轰然倒塌,刹那间泪水决堤。

如今徜徉在这秋日之下,回首那段弥足珍贵的记忆,忽感她的生命就像这秋天泛黄的落叶般徐徐飘零。每当我望着那打着旋儿逃离枯枝的秋叶,她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晃动,《千与千寻》有一段话说:“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会经过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。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也要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”任何人的离去,都无法阻止我们继续前行的步伐,成长,让我们渐渐变成了那个目送的人。

远处秋云乍起,树木渐次苍黄,在落日余晖中,我穿着宽大的卫衣,吹着飒飒秋风,怀念着过去的日子,不觉之中人间忽晚,山河已秋。

上一篇:秋日絮语
下一篇:等待

金莎国际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