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党委宣传部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过去迟

发布时间:2019-07-30   来源: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记者团    作者:朱纪灿   点击:

不知道是第几个年头了。

房间里堆满了上世纪的货物。右边的高高的货架上摆满了音响和箱子,靠墙的那一面前摞着柜子和各种收纳的杂物,甚至连屋顶下都置有柜子,放着盆栽和七零八碎的小物件。怎么看都觉得是个杂乱的老房子。

林迟太在唯一十分空闲的沙发上织着毛衣,老猫在旁边懒洋洋地滚着毛线,喵呜喵呜地撒娇。

电视里播着机器宠物的广告,那猫眼睛炯亮,毛色顺滑,走起路来像一朵软乎乎的云。演员夸张地喊:“要养就养机器猫!简直和真猫一模一样!而且以后再也不用帮它铲屎了!”

老猫浑身一炸,龇牙咧嘴地便要扑向电视,林迟太及时顺毛,抱起他说:“老猫乖,再怎么逼真也是假的,我就喜欢做一个铲屎官。”老猫软下来,蹭了蹭她的掌心。

“妈,是我。”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“烦人的家伙又来喽。”她摘下老花镜,无奈地笑了。

“这次又想怎么催我搬家?我说了多少次,只要我不死,就不会搬。”她打开门,却看到孟凡的身后凑出一个小脑袋,精致的面庞上一双乌黑的眼睛,像漆黑的珍珠,带着深海的冰冷。

“妈,我这次不是来催你的,是想让你帮忙照顾下朋友的孩子。”孟凡把孩子拉到身前。

“奶奶好。”男孩笑起来,眼睛泛起了细碎柔和的光芒,一派孩童的纯真模样。那股莫名的冰冷感便随之消失了。

“你们的那些机器人保姆呢。”林迟太冷哼一声,扭头便向屋里走。

“你不是一直说机器人再怎么智能也终归不是人嘛。你就照顾他一个暑假吧。”

男孩跑过来拉她的手,仰头看着她,含着期待。

林迟太摸了摸他的头,心软得像春天的棉花糖。

老了老了。她在心里叹气。

“那就拜托您了。”孟凡走前,笑得少有的含蓄。

“奶奶,你家里怎么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啊?”驰笑好奇地看着屋里的摆设,想要摆弄一下,又乖乖地忍住了。

“因为这些东西都比我还要老了,早就被人们丢下了。人总是要向前看。于是总是由先进的、新鲜的来替代陈旧的、落后的。这些跟不上时代的,就被淘汰了。”林迟太语气平静地围上围裙,打算做饭。

“可是你舍不得丢,所以把它们都收集起来了对吗?”他跟着溜进厨房。

“我可不仅仅是收集,还拿来卖呢,”她笑起来,“可惜果真没多少人愿意买。”

“可是我都喜欢!奶奶,你不要伤心。我可以和那个马里奥一起玩吗?”驰笑有点着急起来,好像见不得她难过的样子。

林迟太切胡萝卜的手一顿,摸了摸他的脸颊,笑着说好。

她把菜都端上桌时,驰笑正在和马里奥毛绒玩具面对面坐着,大眼瞪小眼。

“奶奶,我怎么和他说话他都不理我。”他委屈巴巴地看向她,头发都变得软塌塌的。

林迟太没忍住大笑起来:“傻孩子,这可不是现在流行的机器人,它不会说话,也不会冒险,只是抱起来软软的,会安静地陪着你而已。”她说着,都觉得这些旧东西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了。

“它不是机器人?”驰笑眼睛空前地亮起来。他甚至抱着它转了一个圈圈。

虽然不懂他为什么兴奋,林迟太却越来越喜欢他了。“别先玩了,吃饭喽。”老猫迈着高贵的步子矜持地走过来,低头吃它的猫粮。

驰笑乖乖坐到桌子前,却吃得极少。

“不合你口味吗?”林迟太关心地问。

“不是啊,因为我们学校要求吃统一的营养剂,不需要再补充能量了。”他说着,眼睛的光渐渐暗下去,又像是那双乌黑的无机质的眼睛。

林迟太只道又是新出的科技产品,也没有再问。

饭后驰笑在卫生间待了很久。出来后面色苍白,走路都有些摇晃。

林迟太开始担心。第一次用3D通讯联系了孟凡。面前投出孟凡的身影。

“驰笑这孩子是不是身体有些问题?他们学校让吃的营养剂合标准吗?”

“他告诉你吃营养剂?”孟凡一挑眉,玩味地笑了。“可能是营养剂和正常的饮食有冲突,以后就不要让他吃饭了吧。”

“你到底靠不靠谱?”林迟太气冲冲地终止了通讯,又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的儿子。

“笑笑啊,以后我做的饭你就不要吃了吧。”看着他难受,她心疼。

“不,我要吃!”他却生气了,突然紧紧抱住林迟太。

“傻孩子,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吃了。”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,感觉他像是一个小兽磨着爪子想要呜咽。

“可是你要吃,我也想陪着你一起。”他听起来是要流泪了。

“那以后你陪着我吃饭,自己不要吃好吗?”

“好!”他大力点点头。“我脸上的东西是什么?”他指着眼泪问。

“是眼泪啊。因为我不让你吃饭,你就气哭了。”林迟太有些讶异,调侃着给他擦了擦泪水。

“这就是眼泪吗。”他摸摸脸颊。

“傻小子,长这么大还没哭过吗?”

“没有。这是第一次。”他认真地说。

林迟太笑容一僵,眼神里第一次有了探究。

老猫生病了。终日躲在角落里嗜睡,无精打采,吃不下饭,毛色也黯淡无光。

林迟太抱着它去医院。路上高速车、悬浮车一列又一列,机器的冷光呼啸着拍在人的脸上。林迟太有一种巨大的孤独。仿佛是一叶残缺的浮萍,随着水流即将湮没。

驰笑紧紧地跟着她,一直说话想要逗她开心。

她于是有些感动了。

“换掉它的肾脏,可以再活七八年。”

林迟太看着老猫眼神里的依赖,心中一痛。对医生说:“如果它要走的话,请让它走的安详些。”

“老猫啊,我们都是过着旧日子的人,我猜你也不愿意活得像现在的猫一样久。再说了,我也活不了几年了,要是走得比你早,谁来照顾你呢。”林迟太抚摸着它不再柔顺的毛,喃喃道。

老猫勉强睁开眼睛,轻轻地舔了下她的手心。

一个明媚的早上,老猫突然不见了。

林迟太在院子的小角落找到了已经身体冰凉的它。她抱着它不住地说对不起,泪如雨下。

驰笑看着她哭,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来。他摸摸眼泪,感觉心里痛得话也说不出。

这就是死亡吗?

他们安葬了老猫。晚上驰笑一直不肯睡觉,要林迟太给他讲故事。

暖橘色的灯光下,她银色的发丝被映照地像夕阳时就升起的月亮。驰笑突然问:“奶奶,你也会死吗?”

“我也会离开的。但如果我还在你心里的话,就不算死亡了。”林迟太安慰他。

“等你离开的时候,我就陪你一起离开。”驰笑说。

“这是什么话。你还这么小,还有很多路要走,我们不一样。”林迟太觉得这是孩子气的话。

“因为我爱你。我就是为你活着的。”驰笑固执地说。

“不要再逗我开心了。快睡吧。”林迟太哭笑不得,心里又分外温暖。

他们迎来了这段时间第一个客人。一个女孩在屋子里挑挑捡捡,问了问用途,道了声无趣便离开了。

“真没眼光。”驰笑瘪瘪嘴。

林迟太被他逗笑,少了些失落。

“今天我帮你做饭。”驰笑跃跃欲试,跟着进了厨房。

“好啊,你帮忙洗一下菜吧。”

“奶奶,你为什么要守着这里,只是因为舍不得老物件吗?”

“我的老头子,是一个收藏家。他去世后,藏品就被儿子卖掉了。我收藏不起那些值钱的东西,就费了很大功夫寻了些没用的东西,好歹是好几个时代的记忆。”她边切菜边说。

“孟凡嫌弃我丢人,总想让我搬走。我还没有嫌弃他丢人呢。我也没有说现在的时代不好。只是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。”她一下一下切着菜,声音似乎有些遥远。

“奶奶,我帮你切菜。”

“那你要小心点哦。”林迟太在旁边看着他,生怕他伤着自己。

可驰笑下一秒就切到了自己的手指。林迟太心脏狂跳,急忙要去找医用箱,驰笑却笑嘻嘻地打算继续切,仿若什么也没有察觉。

林迟太这才注意到,他没有流血。只是干干净净的一个深深的伤口。

她终于明白了。她低头看着他,眼睛显出那样的苍老来。

她把孟凡找来了。

“你去带驰笑治疗一下手指。”林迟太冷冷地说。

“你发现了?”孟凡问。

“发现了。你是想证明什么?告诉我科技一切都可以创造出来,我的坚持是愚蠢吗?”

“我只是想有人陪伴你而已。驰笑,就是为了让你开心才存在的。”孟凡说着温情的话,却压不住得意。

“你错了。他在我眼中就是个孩子。”

藏在屋里偷听的驰笑,眼睛突然灿烂的亮起来,像天上的星辰一样闪闪发亮。

“他是个机器人而已,都是程序设定好的。”孟凡冷哼一声。

“你快带他去治疗。”林迟太拉着驰笑出来,驰笑紧紧抱住她,不说话。

“然后再把他送回来。既然他不是你什么朋友的孩子,就陪着我吧。”

他们一起生活了三个年头。

这年冬天的时候,林迟太病了。她终日咳嗽地像枯朽的老风箱,生命像是就这样流失掉了。

驰笑开始一日复一日地绝望。终于,他不再哭泣,坚定取代了悲伤。

“我死了以后,驰笑怎么办?”林迟太躺在医院的床上,道。

孟凡没有说话,眼睛里的不以为意却没藏住。

林迟太气得气血上涌。她冷笑一声,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守着这些老物件吗?我虽然固执,但还不至于迂腐。可在你们眼中,我就是个迂腐老太太吧?”

“妈,您说什么呢。”

“我想要留住的是这些已经没有用的东西吗?是我们的记忆啊!我怎么不知道科技对人类的意义?我也知道新产品的便捷、新时代的跨越我抗拒的是这些吗?不,是你们这些人!你们走得太快了啊!”

“现在我还活着,你还感念我。但是你还有多少关于你父亲的记忆?我死了,你也很快就会忘记我了。”林老太只觉悲哀一阵阵迎面扑来,想要冲垮她的肢骸。

“已经过去的事情就过去难道不好吗?”孟凡扶住她的肩膀,企图让自己的冷静感染到她。

“你是不如驰笑。”她声音低下去,彻底失望了。

“他只是个机器。他的感情都是程序设定,都是假的,骗人的。”孟凡有点怒气压在嘲讽之下。

林迟太闭着眼睛摇了摇头:“人类真是不要脸的东西。”

“我同意把我的老物件都捐出去。只有一点,我死后,也要让驰笑好好活下去。”

“这要您自己告诉他了。”

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,林迟太就死了。

她的货物全部捐给了博物馆。一个孩子破例被留在了博物馆里,日日夜夜守着,也活成了老物件的样子。

人类的过去,终究只能活在过去。

上一篇:老杨树
下一篇:乳狮赋

金莎国际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