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党委宣传部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忽如一夜春风来

发布时间:2019-04-19   来源: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记者团    作者:   点击:

编者语:“春深浅,一痕摇漾青如剪。”中国人自古就对“春”情有独钟。秦观的春,是“树绕村庄,水满陂塘,倚东风、豪兴徜徉”的轻松闲适;苏轼的春,是“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”的朦胧伤情;毛泽东的春,是“到处莺歌燕舞,更有潺潺流水,高路入云端”的明媚喜人。沉浸在“细雨湿流光”的意境里,品春雨初生,春林初盛,春意融融。

最美人间四月天

四月的时节是最宜人的,清风暖阳相随,碧水流云轻舞,花鸟虫鱼呢哝。我感受着四月的美丽与宁静,爱恋着四月的清新与温暖,总想紧紧把它抓在手上,生怕它溜走,却只能无奈地看着它一点一点流逝在季节的转换和时间的长河里。

回到住处,我心里悸动难安。走到阳台,望着天空一弯朦胧的勾月,晚风徐徐吹在身上,让我沉醉。于是,换上一袭白纱长裙,裹上一件薄薄披肩,像有心应景一般地再次走进校园。路灯昏黄幽暗,两边叶已葱葱的大树仿佛守护者,紧紧与我相随。微风拂过脸庞,微冷,我拉紧衣服,坐在了一片花海围绕着的长凳上。

以前总是走的太着急,来不及看身边的风景,无暇感受四季变换,更不会费心体会流逝日子里的每一天。以前总是目光太焦灼,盯着一件事,守着一些人,目不转睛,倔强执拗,根本不去想世间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去感受、去欣赏、去追逐。就像今晚,走在四月的夜色里,感受晚风的轻柔,沁润淡淡的花香,在幽暗灯光的指引下,我仿佛走在一种梦境里。不再那么焦急,不再那么慌张,搁浅琐事,一切静了下来,停了下来,忘记了来路与去往,忘记了烦恼与忧伤,回归最初心如止水的状态,仿佛是个旅人正在游览人间天堂。

不禁想起林微因的诗:“你是天真,庄严,你是夜夜的月圆。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在梁间呢喃——你是爱,是暖,是希望,你是人间的四月天!”多么温暖的诗句。最美人间四月天,吮吸雨露,呼吸花香,莺歌蜂鸣,蝶舞燕忙,一草一木,都若诗篇,倾诉着对生命的爱恋。生命中的每一天,都是人间四月天,感受世间最美的时节,一颦一笑,都牵动心弦,拨动着思绪的缠绵,让人心头温暖、幸福荡漾、快乐翩翩。

(外国语学院 胡萌萌)

春夜听雨

这场雨下了好长时间。

已经记不清窗户第几次被敲响。开始还有兴致数一数,在日记中为它留一片空白,暗中祈祷空白能大点,时间长了,便觉得有些乏了,有种小学生背诵圆周率的无力感。只好搬一把椅子,守着窗儿,看雨珠离合聚散。

俗话说,一样米养百样人,雨也是如此。一场及时的春雨既能灌溉农田,也能润泽万物,助力花草复苏。

人有百态,雨有百样。狂风骤雨式、绵绵细雨式、春风化雨式……不管种类如何多,天气预报时就只剩大和小两种。“白帝城下雨翻盆”的景象没有遇见过,“细如牛毛微微雨”的情形同样少见,更多的时候是介于二者之间。

听雨,一副副素笔勾勒的人物画、山水画在脑海逐渐清晰。

这让我想起了雨后的江南,那个说不完道不尽、令无数才子佳人心神向往的江南。苏小小和乾隆皇帝的情深意长、雨中商贩形色匆匆地收起商铺、熙熙攘攘的桥面顷刻间空无一人——山雨欲来风满楼。只见桥下一叶扁舟缓缓驶来,船夫着一身蓑衣,顶一块斗篷,小心地用竹竿撑着,仿佛一用力就会惊散水中的鱼儿。舟中侧躺着一书生模样的青年,手持书卷,口中念念有词,道的却是那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。韦庄这两句诗不知令多少士子丢了手中的笔、弃了眼前的书,纵然风雨兼程也要去那夜夜入梦的江南,去体味江南特有的霏霏淫雨。

一滴雨自附着玻璃到消失于雨幕,它一定见过很多场景:第一个用粗糙石碗接雨的人、周武王指挥千军万马攻破朝歌城、秦始皇站在泰山之巅触摸峰顶、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发出震撼千年的呐喊、卫青霍去病追击三千里的英雄气概、唐朝接纳四方来使的从容……人生几十载,民族兴亡几千年,有人在雨中借伞披蓑、寄人檐下;有人跪地祈祷、寄托神灵;有人高歌猛进、义无反顾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雨声渐行渐远,窗外明媚如初。

(中171-6廖运鸿)

春天交响曲

春像是位体态丰腴的母亲,提着漂亮的裙摆,迈着姗姗步伐,来到我们面前,冲我们温淡一笑。她叫醒那些赖床的孩子们,“新的一年,又长一岁啦,要换新衣服咯!”孩子们便一骨碌爬起来了。

海和天先是洗了个澡,春舀起温暖的水,将他们身上的冰寒融去,把一冬的阴霾洗去,露出他们本真的、蓝莹莹的皮肤。

百鸟一个挤着一个,在春面前蹦来跳去,多久未见春了!它们欢快地叽叽喳喳,争先抢后地向春诉说思念,春含笑听着,然后挥挥手,百鸟便乖巧地排成队。春就仔仔细细地,给鸟儿梳理漂亮的羽毛。

“还有你,你,你!”春的双手拂过柳树的发梢,给草丛披上了崭新的绿丝巾,还为风儿牵去了袅袅纸鸢。但是那些孩子又打起瞌睡了!

春又气又笑,温暖的手掌拍拍他们,“快醒啦,快醒啦!”

当孩子们又打起精神后,春就连忙叫来天,让他给所有的孩子,扑上粉,化好妆。白云把他们的小脸儿擦得白嫩嫩,阳光给他们撒上闪闪的金粉。孩子们就这样光鲜又婀娜地站在春的面前。不过,看!他们一个个还在扭捏捏、羞俏俏地低着脸庞呢!

“抬起头来呀!抬起头来!别再害羞了,我需要你们,我的孩子!”小脑袋一个个翘起来了,眼眸还在流转着,但终于不再那般怯臊了。

“春!”孩子们从一开始只是羞羞地一启口,接着就同鱼吐泡一样,一声声春叫了起来。

“春!春!”春笑得同花儿一样,听这一声声如百灵鸟在叫的稚嫩童音,“来吧!孩子们,我们要上台了!”

“唱首歌吧!唱首歌吧!”他们又聒噪起来。

“春!”“春!”“春!”听见了吗?那朵花,那片叶,那粼粼湖水,都在喊春呢!

万物边喊边围起一个圈儿,桃树、梨树、玉兰……都急不可耐地为春扬起了花瓣,海也挥动着双手,“沙沙……沙沙……”地为春伴奏。

春来了。她舞动着身姿,将双臂展开,春风十里,万物复苏。

(中181-3 陈佳瑞)

本版摄影/兆军 奉想 向昕

上一篇:好雨知时节
下一篇:时光掠影

金莎国际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