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党委宣传部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舒水桃花旧日红

发布时间:2019-04-04   来源: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记者团    作者:中171-4潘依辰   点击:

孙坚战死,旧日将士星散,家产圈零,只有十七岁的孙策就这样扛起了江东的义旗。虎父无犬子,年纪轻轻的孙策平定旧部,领兵攻融、击刘繇,建战功,一路招收流民,附者数万,被称作“江东小霸王”,尽得人心。周瑜在庐江,茶坊酒肆里一点一点搜集他的消息,当收到孙策在历阳渡江时寄来的书信,他没有半分迟疑,散万千家财,举兵来迎,那是他从年少时便信任交心的人,不管过去多少年,不管相隔多少里,昔日纵横天下,共创大业的誓言,他一刻也不曾忘记。孙策看着一路披星戴月而来的周瑜,笑说“吾得卿,谐也。”两人相视而笑。

再无需多言,此一生,得知已一人,足矣。

从此之后,他们的故事更为传奇,无论是克横江、攻秣陵、入曲阿、讨江夏,战场上金戈铁马还是攻下皖城,纳二乔,抱得美人归,都是千古传唱的一段佳话。可峥嵘的岁月静止在了建安五年的江东。太过骄傲的小霸王,不曾留意暗处的刺客,更未料到一支毒箭竟这样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周瑜听说了孙策遇刺一事,便马不停蹄从千里之外的巴丘赶来,他一身白衣、将兵赴丧,却终是来迟了,没有见他最后一面,唯一留给他的,就是那一句:“外事不决问周瑜。”生死之托,也不过如此。他突然想起,很多年前伯符袭许都的时候那一次他诈死过敌军,仗着少年意气,又得意地率兵跑到敌人营帐外大喊“孙郎竟云何,孙郎竟云何! ”孙郎,竟云何……世上再没有孙郎,江东也再没有周郎了。那一日,他在故人的灵前立下誓言,生死无悔永固江东!杯酒倾祭三江,伯符,这是你的故里,也是我倾尽一生,想要守护的地方。

经年之后,曹孟德派来的说客立在这里,言语间皆是试探之意,而他看着昔日故友,字字掷地有声:“丈夫处世,遇知己之主。外托君臣之义,内结骨肉之恩,言必行,计必从,祸福共之,盖不能移也。”

那一刻起,蒋干便清楚地知道,眼前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江东的。江东是孙策的心血,是他们携手半生打下的江山,脚下这方土地,在周瑜眼里,便是孙策年轻的生命。所以,大军南下,曹军来犯,他愿举江东之兵与天下抗衡!

那一日,有风东来,火趁风势,八十万兵马把火烧尽、灰飞烟灭。独立赤壁江头的周瑜穿着鲜红的战袍,如被烈火点燃。一杯酒倾入滚滚江水中,年轻的将军傲首江头,回忆却如浪花般涌来,此刻站在这风声火光里的本不该只有他一人,伯符你且看,江东猛虎终于迎来了君临天下的这一天。他在桑梓之地的故土抛下身后之事,这江东,周瑜替他守,这天下,周瑜替他争!

说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,月落山河,似乎听瑜喁喁的低吟。伯符,若你我生于太平盛世,自可做这翱翔水之间的白鹤,寒来暑往,天地归客,或做江上白衣执剑的游侠,乘兴而来,兴尽而归。若我生于社稷微末,亦可学那文人墨客,终日吟诗作画抚琴,写下落寞词笔。可偏偏是乱世,是漫卷旌旗,指点天下英豪的时代,这条路无法选择回头,所以我们注定一生戎马,为了此生,不死不休。大丈夫生于乱世,当提三尺之剑,立盖世之功。

赤壁一战,烽火连天,而后又是两个春秋。他秉持此念,一路进军,督师南郡,和曹仁隔江相持。然而所志未遂,他太急于实现誓言,夜以继日的战事和政务,终是拖垮了他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。那时候,孙权终于同意了他进取西川的计策,他在赶回驻地江陵的路上,正准备整装出征。漫天大雪里,积蓄已久的病一下子袭来,偏偏还在巴丘——当年他听到伯符死讯的地方。冥冥之中,是不是真的有命数一说?不!他不信命!“既食君禄,当死于战场,以马革裹尸也!岂可为我一人,而废国家大事乎?”披甲上马,漫天的雪原里,他的眼前模糊了。这世间有一种美好,是白发又见总角旧知交。曾和伯符相约,总角之交,定也是白首之交。

少年心已老,此生却不得见白头,伯符如此,他亦如此。

营帐里的火烛燃尽了最后一滴泪,三十六岁的周瑜为江东留下了最后一腔肺腑之言,寄给远在江东的主公,他如是写:“瑜以凡才,昔受讨逆殊特之遇,委以腹心,遂荷荣任,统御兵马,志执鞭弭,自效戎行。”

后人说孔明出祁山,书成《出师表》千载留名,字字血泪为报先帝知遇之恩,而周瑜一封《疾困与吴主笺》,未曾一字提起君臣,三言两句间便写尽了戎马一生,生前身后名,便全凭后人议吧。而今,竹简上落下了最后一笔,三十六岁的周瑜再回首时,满眼都是他和孙策的十七岁。在舒城的桃花树下,那一对并肩而立的少年儿郎,许诺过纵横天下的誓言,彼时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岁,回不去了,再回不去了。这些年来,耳边只闻得不竭的战鼓,染血的双手如何再拨弄琴弦,肃杀的铁戟下又怎再见当年沉静的一曲《长河吟》。听闻楚国的那个大夫,曾摔了挚爱的焦尾琴来祭奠一个故人。他这短暂而辉煌的一生,何尝不是用来祭奠的。

折戟沉沙铁未销,从他接过故人长戟的那刻起,握久了兵戈的手掌便再不能抚琴了,就如同建安五年那个未至的春,江东双璧彻底陨落。大雪纷纷扬扬,洗去了这一片天地的战火和血迹,也压断了营帐外隐约返青的枯枝。很快就是春天了,可是舒水旧地的那树桃花,他此生再也见不到了。

承君一诺,必守一生。雪还在下着,营帐里的烛火渐熄,周瑜缓缓合上了双目,最后一次梦回舒城,梦回故地。他看见年少的伯符策马而来,身后是旧时的月光,比肩而立的江东儿郎,眉宇之间还是曾经睥睨天下的模样。

承君一诺,黄泉碧落。十年醉一梦。

上一篇:想念
下一篇:猫 热茶 厚毛毯

金莎国际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