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党委宣传部主办
网站首页 >> 三元文苑 >> 正文

回首落梅花

发布时间:2018-12-12   来源: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记者团    作者:中171-4 潘依辰   点击:

阵阵雪花飘落,京都古寺瓦檐上落了一层白。屋内烛火幽微,史可法伏案而眠。窗外,积雪从松枝上跌落,传来“扑簌簌”的声响。

次日醒来时,一件锦袍从身上滑落,史可法微微蹙眉,自己不过是一介穷书生,哪里来的锦衣,想必夜里是有人来过了。他问寺里的小和尚,小和尚说确是有人来过,还问了他的名字。史可法再问及举止相貌,小和尚说其风仪出众,举止蕴藉,似乎是位大人物。史可法只好将衣物收好以期日后归还。

这时史可法自河南赶赴大兴考试,那段插曲很快被考试淡化。放榜之日,他隔着重重人影看见了最高处——顺天府试第一名,史可法。

按规矩中第秀才须拜访自己的座师,史可法忐忑地走进顺天府学政的宅院中,刚进门,一位气度儒雅的学者敛着笑意道:“可有将锦袍带来?”

史可法深深俯身行了一礼:“学生宪之,拜见老师。”那时左夫人亦在,左光斗让他拜谒左夫人,说道:“吾诸儿碌碌,他日继吾志事者,惟此生耳。”这一拜,史可法感受到的,不只是东林学术的薪火相传,还有儒家学者数千年来一脉相承的风骨,师生之间的相知相惜,与二分明月一起,永远留在了扬州的废池乔木下。

彼时大明王朝已走向衰败,左光斗欲揭发宦官魏忠贤祸乱朝纲残害忠良的罪行,却被魏忠贤先发制人。朝堂纷争远比战场更加残酷阴暗,权倾朝野的魏忠贤用一封旨意将左光斗送进了诏狱。下狱那天,父老子弟死死抱着马首哭号,声震原野,连奉命前来抓捕的士兵都无不落泪。

那时史可法还只是个攻考进士的书生,他用五十两黄金买通了狱卒,伪装成清扫的人,敝衣草履埋首背筐。他一眼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,昔日如清风朗月,把酒言欢的先生,如今受尽酷刑,形容枯槁。

史可法费尽心思见先生,左光斗却为史可法安危和大业着想,痛斥史可法逼其离去。狱中一面成了永别。几日后左光斗在狱中死去,一卷荒唐案,天下少有的忠直之士就此只存于史书。

三年后,大明的年号从天启变为崇祯,史可法登科进士。仕途才刚刚开始,等待他的却是四散的流民,溃败的士兵,天灾人祸,内忧外患。

崇祯皇帝在景山自缢,天下的百姓却还记得江山姓朱。扬州城外梅花似血染,史可法将全部兵力驻扎于此,夙兴夜寐。有人劝他稍作休息,他说,“吾上恐负朝廷,下恐愧吾师也。”这个朝廷虽亲手毁了他的恩师,却也被老师珍而重之,嘱托他保卫家国。纵使满腔恨意,恨天子无眼,恨朝臣瑟缩,也不得不拼尽全力,为它奔走效劳,搭上此身。

敌军几番拉拢,连士兵都劝他弃城而逃,他却从未动摇过信念。城破之日,史可法与扬州共存亡,刀光剑影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扬州城外有一片梅花岭,满山梅花遥对扬州城。经年后,史可法的义子将他的衣冠埋在梅花岭下,他为大明,为这二分明月而死,他配得上这十里梅花。

当年,名扬天下的左光斗一字一顿道“他日继吾志者,惟此生耳”。后来这个学生以生命告诉恩师,他没有看错人,取义成仁,惟明月梅花知。

上一篇:为龙
下一篇:海梦

金莎国际校报

More

高教视点

More